密码保护:我的梦想,写给几年后的自己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再一次重逢

如果要说这一次的重逢需从上一次开始。

已经记不清楚是四年前还是三年前了,有惊喜有改变,更多的还是那份情义没变。

不管是曾经同睡一张床的兄弟还是从小野到大的伙伴还是十年未见的老友,他们都活生生的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不管是路过还是停留,终成了一道不可磨灭的印记。

到了这个时刻,更多的可能是祭奠,为了那些已经死去的时光和那些永远回不到的过去。也许再见时笑容依旧,可不再是那时的童真。

街道还是那条街道,转角的米粉店仍旧坚强的活过了我在外漂泊的几年,不曾改变,可能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包括那些纷扰的过去和那些不开心的日子,毕业之后也不曾好好为你们写过些什么文字,我存在的大学时间在你们的印象里从来不是一个人,可这次竟未曾与其谋面,不是遗憾,而是时间早已改变我们。

你说的“相见不如怀念,怀念多于相见”可能已经说明了发生的过去,也告知了以后注定的事实,事已至此,存在的祝福永远是那句彼此说过的“一定要幸福”,而这些是我无法给予的。

至少现在看来当时的我们很幸福,也很天真,只是由衷的感谢你,在那条孤独的路上与我一路同行,这是最后的文字来描述你了:红茶一样的女子。也许以后还会喝到红茶,也许偶尔也会想起你,但是这样的机会可能不多了。我有我的路要走,而你已经在新的路上,我也会遇上我的绿茶女子或者咖啡女子,我一直在期待着。

还有一个永远也回不去的地方叫做家,即便满目沧夷,站在它的面前我就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经受洗礼,回归纯净,静静的注视着这逝去的一切,还有那个我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心莫名的疼痛,我希望我能将这一切降至最小。

坐在回程的列车,无法预知下一次的归程又将是何时,周围都是陌生的人群,如同在熟悉的城市遇上的一样,而我却一直在寻找一座容我之城,懂我之人。

image

密码保护:致那段青春时遇见的人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岁月如歌,找不到调

一个人骑着车或者坐着车,穿过一条条接街道、一个个路口,也许是在寻找,也许是在希冀,也许是换一种形式的奔跑,试图忘记那些牵绊,迎着风,像一个自由的孩子。

手机里全是几年前就熟记于心的歌曲,满满的都是回忆,不知是何缘由,让他止步不前,心怀思念。这也许只是一种积久养成的习惯,并不能代表他已经老去。这也许是另一种形式的祭奠,为了那些一去不复返的岁月。

走过许多城,遇过许多人,他不曾在一座城停留,不曾为一个人驻足,因为这些年没有一座城或者一个人属于他。

弥散的永远是时间,缅怀的才叫纪念。他会在闲暇时写下一段自己才能看懂的文字,他会在深夜时坚持自己喜欢的事。没有牵强的市侩,没有违心的做作,心之所想,思之所至,如是而已,如此而已。

image

仍在憧憬着

今天无意间的一句话,让我又心泛涟漪,是啊,那是多美的一个梦,一个从来不敢想象却又无法忘记的一个梦。

有这样的一段旅途眼下你无法完成,随着时间推移便变得遥不可及,曾经许下这个誓言的时候是如此的心潮澎湃,而现在却左顾右盼,要担心的思考的东西太多,竟然让自己心生畏惧。

害怕失去已经拥有的,担心承受不起将来的。一件件的来看似容易其实真的很难,也许其他人无法理解我现在的文字就像无法理解我现在的煎熬一样,那种想走却无法迈步的感觉,那种想飞却没有翅膀的感受。我曾经也无数次的想象如果真的上路了,我是不会考虑这些感受的,问题在于现在我无法上路,我在徘徊,我在犹豫,我在意淫和希冀中残喘,我在羡慕和恣睢中哭泣。

一年多的时间,我在一个地方行走了六千六百多公里,却始终无法如愿的踏上那一千多里的路途。

终于发现,梦想这东西,永远不可能出现在此时此地的想象中,而在那条无论成功或失败的路途上。我真的需要一些勇气,一些改变的勇气。

即便你在原地画上一万个圈,也永远遇不到那些美丽的人,走出去,在路上!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