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当秋风停在了你的发梢
在红红的夕阳肩上
你注视着树叶清晰的脉搏
她翩翩的应声而落
你沉默倾听着那一声驼铃
象一封古早的信
你转过了身深锁上了门
再无人相问
那夜夜不停有婴儿啼哭
为未知的前生模样
那早榭的花开在泥土下面
等潇潇的雨洒满天
每一次你仰起慌张的脸
看云起云落变迁
冬等不到春春等不到秋
等不到白首
还是走吧甩一甩头
在这夜凉如水的路口
那唱歌的少年
已不在风里面你
还在怀念
那一片白衣飘飘的年代
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珊瑚海

男:海平面远方开始阴霾
悲伤要怎么平静纯白
我的脸上始终挟带
一抹浅浅的无奈
女:你用唇语说你要离开
男:心不在
男女:那难过无声慢了下来
男女:汹涌潮水你听明白
不是浪而是泪海
男: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女:你有话说不出来
男女:海鸟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
男女:我们的爱差异一直存在
女:回不来
男:风中尘埃竟累积成伤害女:等待竟累积成伤害
男女: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男女:蔚蓝的珊瑚海错过瞬间苍白

男:当初彼此不够成熟坦白女:你有我的不够成熟坦白
女:不应该
男女:热情不再笑容勉强不来
男女:爱深埋珊瑚海

男:毁坏的沙雕如何重来
有裂痕的爱怎么重盖
只是一切结束太快
你说你无法释怀
女:贝壳里隐藏什么期待
男:等花儿开
男女:我们也已经无心再猜

女男:脸上海风咸咸的爱
尝不出还有未来
男: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女:你有话说不出来
男女:海鸟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
男女:我们的爱差异一直存在
女:回不来
男:风中尘埃竟累积成伤害女:等待竟累积成伤害
男女: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男女:蔚蓝的珊瑚海错过瞬间苍白
男:当初彼此不够成熟坦白女:你有我的不够成熟坦白
女:不应该
男:热情不在笑容勉强不来女:你的笑容勉强不来
男女:爱深埋珊瑚海

夜的第七章

1983年小巷12月晴朗
夜的第7章
打字机继续推向接近事实的那下一行
石楠烟斗的雾
飘向枯萎的树沉默的对我哭诉
贝克街旁的的圆形广场
盔甲战士臂上
鸢尾花的徽章微亮
无人马车声响深夜的拜访
邪恶在维多利亚的月光下血色的开场
消失的手枪焦黑的手杖
融化的蜡像谁不在场
珠宝箱上符号的假象
矛盾通往他堆砌的死巷
证据被完美埋葬
那嘲弄苏格兰警场的嘴角上扬
如果邪恶是华丽残酷的乐章(那么正义是深沈无奈的惆怅)
他的终场我会亲手写上(那我就点亮在灰烬中的微光)
晨曦的光风干最后一行忧伤(那么雨滴会洗净黑暗的高墙)
黑色的墨染上安祥(散场灯关上红色的布幕下降)
事实只能穿向没有脚印的土壤
突兀的细微花香刻意显眼的服装
每个人为不同的理由戴着面具说谎
动机也只有一种名字那叫做欲望
fa***rthe***rthe***r
越过人性的沼泽谁真的可以不被弄脏
我们可以遗忘原谅但必须
知道真相被移动
过的铁床那最后一块图终于拼上
我听见脚步声预料的软皮鞋跟
他推开门晚风晃了煤油灯一阵
打字机停在凶手的名称我转身
西敏寺的夜空开始沸腾
在胸口绽放艳丽的死亡
我品尝这最后一口甜美的真相
微笑回想正义只是安静的伸张
提琴在泰晤士
如果邪恶是华丽残酷的乐章
他的终场我会亲手写上
黑色的墨染上安祥
如果邪恶是华丽残酷的乐章
他的终场我会亲手写上
晨曦的光风干最后一行忧伤
黑色的墨染上安祥

完美主义

歌手:周杰伦
词:方文山曲:周杰伦
如果说怀疑可以造句
如果说分离能够翻译
如果这一切真的可以
我想要将我的寂寞封闭
然后在这里不限日期
然后将过去慢慢温习
让我爱上你那场悲剧
是你完美演出的一场戏
宁愿心碎哭泣再狠狠忘记你爱过我的证据
让晶莹的泪滴闪烁成回忆伤人的美丽
你的完美主义太彻底
让我连恨都难以下笔
将真心抽离写成日记像是一场默剧
你的完美主义太彻底
分手的话像语言暴力
我已无能为力再提起决定中断熟悉

反方向的钟

歌手:周杰伦
词:方文山
曲:周杰伦

迷迷蒙蒙你给的梦
出现裂缝隐隐作痛
怎么沟通你都没空
说我不懂说了没用
他的笑容有何不同
在你心中我不再受宠
我的天空是雨是风还是彩虹
你在操纵

恨自己真的没用情绪激动
一颗心到现在还在抽痛
还为分手前那句抱歉在感动
穿梭时间的画面的钟
从反方向开始移动
回到当初爱你的时空
停格内容不忠
所有回忆对着我进攻
我的伤口被你拆封
誓言太沉重泪被纵容
脸上汹涌失控
rap~
城市霓虹不安跳动
染红夜空过去种种
像一场梦不敢去碰
一想就痛心碎内容
每一秒钟都有不同
你不懂连一句珍重
也有苦衷也不想送
寒风中废墟烟囱
停止转动一切落空
在人海中盲目跟从
别人的梦全面放纵
恨没有用疗伤止痛
不在感动没有梦
痛不知轻重
泪水鲜红全面放纵